回家

2011年2月8日 標籤:

夜月離開後,只剩兩人在那喝茶,心中滿是疑問的昂列開口了


『夜月的事情,你們都不知道嗎?』



『有可能不知道嗎??』夏月反問





『那怎都放任他讓人欺負....』



『如果是行動那倒是好解決,可是語言的壓力,你又如何去干涉?

嘴長在他人身上,你又如何去封口?』



『..............確實...很難...』



以暴制暴也許是種方法,但語言卻無從干涉,雖說謠言止於智者

但遇到有心想做文章的人,什麼話都說得出口,好比媒體宣傳一般



最可怕的不是那股怪力,而是語言,比任何刀槍都還要有殺傷力









『我們只希望夜月能好好控制自己的力量,只是那種單方面的努力似乎還是不行』





『怎麼說?』



『遺傳到父親的怪力呀,整個模式都遺傳到了』夏月笑著搖頭





『啊?』



『夜月有向你說過家裡的事情嗎?』





『他沒說,我也沒有去過問』



『我們家歷代都是出色的園丁』





『啊!?』







『不像嗎?』





『哪裡像啦!!!!哪個園丁會穿成這樣的,穿這身並不好活動吧!?

怎麼看都會以為你是執事之類的!!』



昂列差點把杯子往夏月臉上甩!!





『這也難怪了,不過並沒有規定園丁就只能穿汗衫、T恤,而且我們衣服是特殊定製的,展性很好呢』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